美股 北京时间6日讯,当地时间周四,印度央行宣布,接受监管的印度金融机构禁止提供加密货币相关服务。该银行在声明中表示,鉴于相关风险,该禁令立即生效。该银行同时表示,将为那些已经提供加密货币服务的公司另行规定特定时间以结束该项服务。

该禁令发布之前,印度政府早就发布过相关交易风险警示。印度央行表示,加密货币还会引发消费者保护、市场诚信和洗钱等问题。

周四发布的声明只是加强金融市场更广泛监管政策的一部分。

原标题:台媒质疑:美国对大陆的贸易逆差统计根本就是错的!

当地时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了制裁所谓针对中国“经济侵略行为”的总统备忘录。中美贸易战由美国正式打响。而其他国家也开始担心此举会最终演变成全球性的贸易战。原因是近期特朗普不断指控各国的不公平贸易,已导致美国贸易逆差(赤字)升至8,000亿美元,严重影响经济利益。

而特朗普关于美国与全世界贸易逆差(赤字)升至8,000亿美元这一说法,台湾《工商时报》4月5日发表社论提出了质疑称:“美国于近半世纪的自由贸易中真的吃亏吗?真有如贸易赤字所呈现的这么严重吗?对于这个统计谬误,有必要深入加以探讨。”

 ▲台湾《工商时报》报道原文截图 ▲台湾《工商时报》报道原文截图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不断指控各国的不公平贸易,已导致美国贸易逆差(赤字)升至8,000亿美元,严重影响经济利益。为此,特朗普除下令加征钢、铝防卫关税外,还实施了301法案,对大陆每年出口到美500亿美元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此举旋即引来国内和欧洲等国反制,全球贸易战已然箭在弦上。

为让这场贸易战师出有名,特朗普紧紧抓住8,000亿美元的逆差,大张旗鼓的指控,然而,美国于近半世纪的自由贸易中真的吃亏吗?真有如贸易赤字所呈现的这么严重吗?对于这个统计谬误,实有必要深入加以探讨。

我们下面仅就附加价值贸易统计(Trade in Value Added;TiVA)及国民所得统计(SNA)两个面相来探讨一下近半世纪的自由贸易,到底美国是吃亏还是获利。

首先,我们要先了解特朗普所指出的美国贸易逆差8,000亿美元是美国海关统计的,并不包括服务贸易。众所周知,基本上金融、海运、空运、观光、专利等服务输出都是美国的天下,近五年美国平均每年服务贸易顺差高达2,500亿美元,美国政府只谈货品贸易逆差,绝口不提服务贸易顺差,这样的论述实有失公正。

当然,一定有人会说:“货品贸易与服务贸易相抵之后,美国还是有5,500多亿美元逆差,还是很多,美国凭这项数字还是可以理直气壮指控各国不公平贸易。”但是,这5,500亿美元真代表美国吃亏吗?恐怕未必,因为自1990年以来全球贸易已出现重大变化,贸易型态不再是教科书上所谈的甲国对乙国输出毛衣,乙国对甲国输出葡萄酒这么简单,在全球化分工之下,一项产品的生产绝少在一国之内完成,总要经过多国的分工、加值及组装才能出口。换言之,传统海关统计的顺、逆差已经不足以做为贸易公平与否的证明。

由此可知,若我们不随着这个变化修正统计方法,仍援引海关统计来评估贸易情况,必然会得出错误的结论。为修正海关统计的偏误,世贸组织(WTO)与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近年已完成附加价值贸易统计(TiVA),经连结各国产业关联表估算一国出口总额里的附加价值比率,就可以知道各国出口获利的情况。

TiVA纳入商品及服务贸易,目前的资料已到2011年,我们可以对比一下,这一年美国海关统计显示的贸易逆差达7,300多亿美元,前五大逆差国里,大陆贡献了3,000亿美元、墨西哥与日本各贡献600多亿美元,德国近500亿美元、加拿大350亿美元,合计这五国带给美国高达5,000多亿美元的逆差。

然而,改以附加价值(TiVA)估计,美国2011年来自大陆的逆差仅1,500亿美元、来自墨西哥及日本的逆差各150亿美元、来自德国也降至100多亿美元、来自加拿大是400亿美元,合计这五国只带给美国2,300亿美元逆差,两相比较,不到传统贸易逆差的一半。

并计其他国家双边贸易后,依附加价值概念所估算的2011年美国贸易逆差大约就是2,300亿美元,不要怀疑,因为美国拥有附加价值率,许多依海关统计对美享有顺差的国家,一经TiVA估算后全变成逆差,韩国就是如此,原来对美享有逾百亿美元顺差,改依附加价值计算后都变成逆差。

传统贸易7,300亿的贸易赤字,经附加价值概念(TiVA)一算即缩小至2,300亿美元,虽然赤字缩小许多,但相信仍有人会认为这个赤字还是太大,还是足以让美国借此发动贸易战。

不过,请注意TiVA这份统计并未把海外美商生产、销售的获利还原到美国帐上,从国民所得统计(SNA)而言,海外美商创造的附加价值皆计入各国的GDP,海外美商自然也就成为推升美国贸易赤字的重要‘贡献者’,以2011年而言,这笔美商在海外创造的“国外要素所得净额”将近2,500亿美元,试想,在加入这笔海外获利之后,抵消2,300亿美元赤字而有余,美国还有什么贸易赤字?

依国民所得统计的定义,做为计算经济成长率的国内生产毛额(GDP)并不包括企业在海外生产、销售的获利,这个获利(国外要素所得)只有在算国民生产毛额(GNP)时才会重新加进来。美商自1990年以来大举赴海外投资设厂,其创造的“国外要素所得净额”于1990年代平均每年283亿美元,近八年(2010~2017年)平均已升至2,234亿美元,海外获利成长如此之快,这不也是全球化为美商创造的利益吗?但是,我们从未听过特朗普提及这一巨大利益。

数字会说话,但也会说谎话,如今全球产业分工已让各国利益相互依存,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特朗普以传统的贸易赤字夸大自身经济受损,指责他国进行不公平贸易,显然是混淆事实。鉴于此,中方谈判人员应进行更深入的统计分析,还原真相。

来源:台湾《工商时报》

朴槿惠案一审宣判法庭场景(模拟图)朴槿惠案一审宣判法庭场景(模拟图)

海外网4月6日电 当地时间6日下午2点10分,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将对朴槿惠“亲信干政门”案进行一审宣判,过程会电视直播。有韩媒抢先一步,模拟呈现了这场“世纪审判”的法庭场景:禁止媒体拍摄、安4台自备的摄像机,在法官入场时同时启动、朴槿惠将不会现身被告人席等。

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首尔中央地方法院

据韩国KBS电视台等报道,这是韩国史上首次对一审判决进行直播。为了维持秩序,法院不允许媒体和旁听观众拍摄,而是计划用自备的四台摄像机,对现场进行播送。韩国《中央日报》说,摄像机将会在法官入场时启动。

据了解,四台摄像机中,会有两台面向法官席。其中一台拍摄三名法官,另外一台单独拍摄宣读判决书的审判长。

摄像机拍摄检察官席摄像机拍摄检察官席

其他两台摄像机中,会有一台面向被告人和律师席,另一台负责拍摄检察官席。

图为被告人和律师席位,朴槿惠将缺席图为被告人和律师席位,朴槿惠将缺席

由于朴槿惠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出席,届时将播出被告人席位空缺的画面。

另外,考虑到肖像权的问题,法院将不会对150人席位的旁听席进行直播。

去年5月,朴槿惠参加首场正式庭审去年5月,朴槿惠参加首场正式庭审

最近,要不要对朴槿惠的“命运宣判”进行直播,是让韩国法院苦恼的问题。去年8月1日起,韩国大法院开始实施《关于法庭旁听及摄影的规则》修订案。该修订案规定,允许对一审和二审宣判进行电视直播。尽管有规可循,但法院在实际执行中却很谨慎。对“亲信干政门”的另外两大主角——崔顺实和李在镕案件进行宣判时,均未允许直播。

去年5月,朴槿惠参加首场正式庭审去年5月,朴槿惠参加首场正式庭审

不过,朴槿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2日下午,朴槿惠向法院递交亲笔信,明确反对直播。但法院未采纳朴槿惠本人的意见,而是决定允许直播宣判,理由是此案涉及前总统,引起全民极大关注。这让朴槿惠的律师们非常不满,他们向法院递交意见书,称直播宣判违反无罪推定的原则,不啻于“给朴槿惠烙上罪名”。不过韩媒认为,想推翻法院的决定,很难。

高畑勋。高畑勋。

海外网4月6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5日,执导《萤火虫之墓》等多部知名影片的日本动漫电影导演高畑勋在东京都内医院去世,享年82岁。

据报道,高畑勋系吉卜力工作室创始人之一,其参与执导的经典作品有《我的邻居山田君》、《百变狸猫》、《萤火虫之墓》、《辉夜姬物语》等。

原标题:中国首枚民营火箭“双曲线一号S”发射成功

即将发射的星际荣耀双曲线一号S火箭。 新华网发(郝金雷 摄)即将发射的星际荣耀双曲线一号S火箭。 新华网发(郝金雷 摄)
5日凌晨,星际荣耀双曲线一号S火箭发射升空瞬间。新华网发(郝金雷 摄)5日凌晨,星际荣耀双曲线一号S火箭发射升空瞬间。新华网发(郝金雷 摄)
星际荣耀双曲线一号S火箭消失在夜空中。 新华网发(郝金雷 摄)星际荣耀双曲线一号S火箭消失在夜空中。 新华网发(郝金雷 摄)

新华网海口4月5日电(记者陈碧琪)5日凌晨2点,双曲线一号S火箭(代号Hyperbola-1S)在位于海南的火箭发射场腾空而起,火箭飞行高度突破100km,最大飞行速度超过1200m/秒,标志着由北京星际荣耀空间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星际荣耀”)研制的商用运载火箭首次飞行试验取得圆满成功。

此次试验,不仅是该型火箭的首飞,也是“星际荣耀”作为中国民营航天企业参与运载火箭研制的首秀。

近年来,以SpaceX为代表的新兴企业的快速崛起,颠覆了航天产业的传统发展理念和商业模式。中国民营航天企业进一步加快商业航天布局,在商业运载火箭、小卫星等领域不断取得突破,逐渐成长为助推中国航天强国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

作为一家年轻的中国高科技民营航天企业,“星际荣耀”瞄准强劲的商用卫星发射市场,致力于打造优质高效的低成本商业航天运输体系。双曲线一号S火箭为单级固体火箭,是由“星际荣耀”研制的首款固体运载火箭“双曲线一号”的先行验证型号。此次飞行试验实现了固体火箭发动机的空中试车,并对先进固体火箭发动机技术、一体化结构设计技术、快速测试发射技术、商用电气设备应用技术、虚拟试验应用技术进行验证,标志着“星际荣耀”基本掌握了运载火箭设计、制造、试验、总装总测和发射的关键技术。

据“星际荣耀”负责人介绍,火箭研制过程中,“星际荣耀”在进行技术攻关的同时,也在研发模式和商业模式上谋求创新。基于航天系统工程研制原则,“星际荣耀”采用“科技创新”+“产业生态”+“互联网式快速迭代”的模式,在成立不到1年的时间内迅速完成了总体方案设计、电气与结构设计生产、火箭发动机研制配套以及全箭总装与测试,在确保成功率的基础上有效缩短周期,降低成本。与此同时,“星际荣耀”引进具有较强上下游配套协调能力的投资方,积极整合社会各方面的资本、技术、人力等方面的优势资源,为未来的火箭商业化发射运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拉菲2 拉菲2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拉菲2 万达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东森平台 拉菲2 拉菲2 1号站 东森平台 娱乐天地 万达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拉菲2 拉菲娱乐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拉菲2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1号站 凤凰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娱乐天地 1号站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2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 东森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